2019年

昆明同城网与留筠馆(墨尔本 新加坡 云南)

共同打造“思享昆明”城市文化会客厅

每月发布一个关键词,邀请城市各界领袖畅谈

每月一期,一期一会,聚焦昆明城市文化亮点

· 思 · 享 · 昆 · 明 ·

第四期:戏剧人生

本期嘉宾 | 国家一级编剧杨耀红、国家一级导演常浩、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廖宇耕、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学院副院长汪克敏

著名戏剧评论家林克欢曾说:“一个没有戏剧的城市是没有灵魂的。”

还好,因为有云南话剧圈同仁在,也有越来越多人成为话剧人,昆明还有灵魂,多好啊!

思享昆明第四期【戏剧人生】邀请到了云南戏剧圈的四位大咖,带我们大聊云南话剧圈的那些事儿,妙语连珠、丰富精彩。

云南戏剧的历史,源远流长,从红火到低谷

老一辈话剧人时常怀念话剧的黄金年代 

红红火火的年代,一票难求

云南话剧的历史源远流长,真正的云南话剧在1949年新中国诞生之前就已经有了。云南省话剧团1956年3月2号成立,从成立起就非常红火,据话剧团的老同志说1958年最忙的时候,一天要演6个戏,有的时候演着演着就睡着了,却还是一票难求。

1971年后,杨耀红老师他们这群老学员进入话剧团时非常幸运,遇上了从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分到云南来的老师们,给予了大家非常专业地培训。虽然只是一个学员班,但所有课程安排是按照上戏和中戏的课程来规划。在1975年又开设了新学员班,于是新学员、老学员和1958年的那帮老同志以及为数不多的这么几位老师,形成了云南话剧的中坚力量,这股中坚力量在当时分成了三个队,同时并进地演着话剧。

那时候,一张戏票1.5元,售票的窗口就在剧团宿舍楼下,大早晨演员们还在睡觉的时候,观众们就熙熙攘攘地像买菜一样拿着筲箕、砖头、小桶排队购票, 杨耀红老师说:“我们赶上了一个非常恢弘,话剧非常辉煌的时代。”

那也是一个话剧表演非常纯粹的时代,坐牛车、马车,下乡演出去

当时很多剧都是在云南省话剧团首演的,甚至在中国都是首演,这是件非常不容易也很罕见的事情,云南省话剧团老一辈的艺术家们演的武则天还受到过郭沫若的表彰。

那也是一个话剧表演非常纯粹的时代,但也很遗憾的一点是,当时很多的艺术家都没有人给他们评定一个艺术的高度,很多故去的老师都没有拿到职称,甚至是没有奖,因为那个年代非常平实,艺术的高度并没有奖项来评定。

老艺术家们长久地坐着马车、牛车去到边远的乡村,送戏下乡,睡在稻草上、甚至祠堂一样的地方。通常到了老乡的屋子里,打开自己的背包,把塑料纸一放、被子一铺,就可以睡觉了。第二天拿起背包来,扔到车上就继续走,赶往下一个演出地点。

真正好的舞台艺术不是靠我们的声光电堆砌出来的

随着历史发展的进程,中外的话剧从业者都面对着一个现实:电视普及到家家户户时,话剧受到了冷落,低谷就在这个时候。

戏剧发展到今天越来越讲究剧场艺术、大制作等等,但是真正的舞台艺术并不是靠声光电堆砌出来的。当年对话剧演员的要求是演员在舞台上说话,要达到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听得清每一个字,这是基本功的要求,演话剧时没有人使用话筒,而现在技术手段先进了对演员的要求反而降低了。所以老一辈的话剧人时常怀念和庆幸自己经历过话剧的黄金年代。

戏剧它是一种崇高的具有仪式感的艺术

编剧+导演+表演+舞美

聊起各自的专业,每位老师这样说:

关于戏剧创作:

创作一个剧本,灵感太重要了,如果没有灵感就不要动笔、不要创作,这是我那么多年来切肤之痛的经历,编出来的词和灵感闪现、文思泉涌时从心底里流淌出来的词是完全不一样的。《搬家》这个戏在我的演绎生涯得到了最高的奖项,所有艺术节、戏剧节的奖项都拿到了,但这个戏的创作恰恰是最容易的,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戏就是我的生活,我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不是编出来的,它就是生活在我身边的亲情,我的亲人亦或是台上的某一瞬间那个人其实就是我。

我的老师,我们原来话剧团的老院长告诉我了一条铁律,受益了我一生。当我在舞台上找不到北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这句话:“回到生活去!”

生活与戏剧是相关的,只不过对于生活而言,戏剧经过了凝练,要将它提炼到精准的文字,凝练地呈现,才会让观众觉得是戏剧作品。

—— 国家一级编剧杨耀红

关于导演:

一部戏好看的标志就是观众觉得不想走,还想再看更多。我们也遇到过一些演出,像《搬家》,刚开始邀票、送票,乃至要求一些单位要求必须到现场点名,但后来大家都抢着来看,甚至问加不加演?我们在台上的时候,不再担心观众觉得戏不好,因为我们能感受到已经跟他们产生共鸣了。

—— 国家一级导演常浩

关于演员表演:

学生来到学校学习表演,有很多元素需要学习,也有各个阶段的教学目标需要达成,但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学习。演员,不能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,一定要学会从生活中寻找答案,深入其中找到理想的表演范本,然后通过创造以及情感的处理,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属于自己的角色,这是一个从技术过渡到艺术的提升过程。当然这个过程是很难的,演员的训练是一项需要终生完成的工作,不是四年毕业就可以完成的目标,四年只是一个小阶段,面对的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—— 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学院副院长汪克敏

关于舞美设计:

因为从小在话剧院长大,我对舞美有深深地热爱,做事业必须是要爱,不爱就不会付出,也就不会去努力,舞美准确地说是二度创作,需要把一个好的剧、演员、剧情、场景体现出来。

做舞美也需要灵感,我做过很多酒店、晚会的舞美,追求的是一种炫和氛围,做漂亮就行了,但话剧的舞美不一样,每个场景都要和剧情的发展结合在一起,环境和周边的场景都是舞美的一部分。

舞美的工作就是将生活里看到的场景精简提炼、加工成为舞台上的场景。话剧的舞美必须要有语言,它不会说话,但看似在讲话。像在舞台上摆一个风扇,也要考虑到这个风扇和戏搭不搭,摆放几个更合适。繁简搭配,是舞美的一个境界,想要做到这样,还是要经过很多的学习和观察。

—— 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廖宇耕

戏剧人生,静待戏剧的春天再来

看着一座座老话剧院拆了,又看着一座座新的话剧院建起,现在,伦敦、北京、上海、包括成都,各个剧场都发展得很好,我们昆明应该也不远了。

又有许多人陆陆续续走进剧场了,注定会有越来越多人成为戏剧人群,因为有戏剧人群,艺术学院也会有更多学生愿意加入进来,话剧院就会有更多优秀的毕业生来填充,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,我们的春天就真的到了,这是未来。

文字来源:综合“思享昆明”第四期嘉宾观点

· 思 · 享 · 昆 · 明 ·

主办方

昆明同城网

留筠馆(墨尔本 新加坡 云南)

组织架构

总策划:杨蓉 方澜静

主理人:方澜静

策划:黄彬 黄杰 张宾 黄雨芹

统筹:李娜娜 马艳青 丁婵

视频拍摄指导:耿磊

视频拍摄:马正功 崔保林 季颖

后期制作:宋超